“吃个桃桃,好凉凉。”


天下苦“吃个桃桃”风小逸久已


天下苦“吃个桃桃”风小逸久已


凭借着嗲言嗲语和粉嫩装扮,风小逸火了。


流量至上的时代,有人靠颜值博眼球、有人靠才华吸粉丝、有人靠段子引关注……只要能火,无所不用其极,当然也无可厚非。


但是,如今的网友见多识广,不会一味地被数据和算法推荐带节奏,各大平台上对于风小逸的评价是这样的:


某乎:

虫族女王的人形态


就是装的,这两天流量越上来演的更作,恨不得每日五更六更。这就说明流量到位了。


某站:

少年娘,则国凉


某音:

桃子:早知道如此,老子当初就烂在树上


EX他妈给EX开门,EX到家了


天下苦“吃个桃桃”风小逸久已


记忆中,上一次能在互联网引发如此强烈不适感的,还是凤姐和芙蓉姐姐之流。


有一说一,凤姐和芙蓉姐姐至少展现出了超强的自信和自爱,这些闪光点也在那时的群嘲后被网友提炼总结,并造就了两位网络神姐后续的人生故事。


抛开这些闲言不谈,当风小逸“自信”的展示喉结以证男儿身时,有关“男性女性化”老生常谈般的话题似乎有了新方向。


风小逸为近几天爆火的几个短视频提供了素材,而这些短视频的套路非常相似——以影视剧中各种铁血男儿代表“以前的中国男人”,将“吃个桃桃”的风小逸作为“部分现在的中国男人”。


视觉的强烈对比造就了评论区的激烈辩论:坚持“男人应该阳刚些”的传统派与“男生为什么不能可爱些”的破次元派吵得不可开交。


天下苦“吃个桃桃”风小逸久已


就这个观点而言,本身就不应该成为对立的话题——男人是男生的年龄+经验升级版


纵观普通男人的一生,他们大概率有两个时期会说出“吃个桃桃”的叠音。


一是在幼童期,这也算是男生的初级版本。


二是在为人父时,他们在哄孩子时也许从嘴中蹦跶出一两句叠音,为的是共建相同语境。


除此之外,尽管“至死是少年”的本性永远存在,但大多数普通男人会选择自己的方式来展现坚强和担当。


男孩儿则不同,不是每一位男孩儿都要成为顶天立地的男人,保持自己可爱的本性不是什么问题。


问题是,所谓可爱是那种来自人类普适范围的纯良,而不是扭捏造势的去“作”。

 

因此,有关男人应该阳刚、男孩儿可以可爱的讨论可以打住。


风小逸这不是可爱,而是用一种病态的卖萌来赢得曝光率,这个现象不仅不好,而且蕴藏着危险。


一个男子热衷于打扮妆容、发嗲卖萌,这也许是作秀;

一群男子热衷于打扮妆容、发嗲卖萌,这也许是剧情;

一国男子热衷于打扮妆容、发嗲卖萌,这必然要出大事。


历史上的东晋就是如此,在那个男人以美为荣的时代,风流名士皆扑粉底喷香水。


这还不是最要命的,他们崇尚以瘦为美,看不上五大三粗的健硕体型,玩命追求那种病态的瘦弱。


在上层权贵的带动下,东晋王朝呈现出一种阴柔的气象,这些也为后来的动荡与破败埋下了伏笔。


翻过历史厚重且富有启示意义的篇章,回归“吃个桃桃”这句余音绕梁且三天不得安宁的话题。


大多数人能够尊重发展多元的需求和性别模糊的现实,但不等同于向妖魔鬼怪妥协。


这些天短视频平台上还有一些内容很火,80后90后曾经的校园时光碎片被大量“曝光”。


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的非主流舞蹈、满是补丁或洞洞的牛仔裤、模仿七龙珠造型的发饰……


无论是照片合集和“座机像素”的珍贵视频串剪,都让80、90后感到“无地自容”,大家纷纷留言:“我终于知道当年我爸妈为啥要打我了。”


天下苦“吃个桃桃”风小逸久已


时代在进步,审美更是如此。在信息触达多元化和个性发展复杂化的今天,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一定要有站在时代前沿的“审美鉴丑”能力。


可以在阳春白雪中发现美,亦能在下里巴人中找到真,更要从吸金大战中摒弃“恶”。


恶不仅是指相貌、语言或者行为,更关键地是对他人心理的荼毒,这种恶不应该也不能够被赦免。